两棵树,相遇时不仅仅是风景

  两棵树,作为风景在我的眼睛里伫立的时候,更多地让我想象它们相遇的机缘;我不想宿命,却也抵不过宿命;我想这是一种安排,无法否认是命中注定的因素;那种自然而来的安排,从不需要刻意;因为,缘,这种捉摸不定的东西,向来就拒绝刻意。

  一粒种子与另一粒种子,或者一棵幼芽与另一棵幼芽,在不经意间被互相发现;然后彼此认定,前世的约期注定在今世兑现;于是靠拢,自然而又亲切地开始萌发成长;我相信它们是有交流的,无论是暗夜里潜滋暗长的过程,还是白日里雨露阳光的滋润,它们都会以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独有的方式传递给对方。

  既然是自然的相遇,它们彼此相守,倾情地呵护,把对方看成是另一个自己。严冬里,它们相依着抵御寒风,为彼此取暖;酷夏中,它们紧挨着遮蔽骄阳,为彼此乘凉。用这样的一份默契,达成生命与生命的关照;用这样一份情怀,默默地珍视着一生一世天成的相遇……

  它们以不张扬的外表,构筑自己内心里的风景;它们以微渺的姿态,修炼自己向上的内功;无需要有谁来读懂这份默契,只任人们把关注的目光投向那些繁茂的一树树的花开;而两棵树默默地守着一份情怀,相挽着手臂,倾心交流,朝着天空的方向仰望。

  在世界的眼里,它们的相遇未必是一种风景;简单的两棵树,也构不成什么风景。说它们孤寂甚至一点也不为过,说它们是为更深层次的壮观铺垫或者衬托,也许才更为恰当;不会有谁的目光和猜想关注它们的相遇,更多的却是对它们一掠而过的扫视。

  可是,在它们的心里,却有别样的情愫漫延;它们只做彼此眼中的惊鸿,相遇不仅仅是为外界构筑着醒目;它们只想成为彼此心头的风景,被对方赏心,为对方悦目;它们把彼此的相遇相知,定义为今生不变的情缘;读得懂对方的心事,猜得透彼此的心思;无论是处于季节的边缘,还是站立于季节的中央,它们守着不变的初衷,誓为知己。

  或许,某一时刻,也会有谁投来关注的一瞥;它们的活力在这一季节里悄然地彰显;那一树的葱郁,毕竟吸引着相关的眼球;也或者是对个性心理在无形中产生了一种感染和暗示;可是这一切对它们而言,仅仅是在四季轮回里对自己持续不断地审视,也是对自己在诱惑和困境中意志及品格的考量。

  严冬里积蓄,春天里萌发,夏天里葱郁,秋天里安详;这样的一种过程,让那些渐渐丰硕的情愫,渗进两棵树的思想里,升腾对四季的坚贞,对彼此的忠诚;它们用真诚把空间的距离缩短,用心灵的呼唤去感染和丈量;它们用自己的方式,站成今生永恒的相守,呵护着彼此一世相遇的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