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该错过的风景

不该错过的风景

明月已残,我倚立空窗,月色下,思绪万千。


凉风带来夜的冷湿,柔柔地割在身上,让我惊觉温凉下的凛冽。夜空如缓慢变幻又翻腾不定的黑雾,冷冷的,淡淡的,深奥得仿佛人心。我隔着一大片早已熄灯的楼房,隐隐听见街那头,繁华而闪烁的喧嚣。


地面上是劳碌而疲惫的城市,白天一直是以快速的旋转存活,一到晚上,却褪去了苍白的面具,像一只细嗅蔷薇的老虎,又如一只柔弱的小兽。


天上却只有一轮月,月至中秋。


银白色,微微带着淡黄的月亮,如此坦白而温柔地垂着,凝望着地下的一切。不知怎的,竟让我想起“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仿佛轻云之敝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这样飘逸香的句子,淡淡的莹光轻泻,月华如水,整个月亮就如用羊脂白玉雕成的玉壶,玲珑剔透。顷刻之间,仿佛有流水在之间缓缓流动。月亮旁边的星云,也都是通透如镜,好像轻轻洒下了亮若晨星的银粉,如轻盈的蝴蝶一般飞舞。


古人有诗云:“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又有人云:“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我犹爱后一首,其实此诗并未描写得多么华丽,多么感伤,而只是轻描谈写地勾勒出离乡人对着故乡所在的地方痴痴远望,伫立的景象。


正是如此简单,才会如此悲凉。


很多的事,不是光凭想象就能感受到的。老年人的离愁,离乡人的默默垂泪,不是区区一个少年可以领会的;少年的风花雪月,嬉笑怒骂,年少轻狂,鲜衣怒马,是因为还未感受到人世的无奈;没有经过反目成仇,悲欢离合的人,轻而易举就可以说出原谅,只是因为仇恨还不够深;好比寂寞这两个字,说出来就显得虚假,真正的寂寞,就是在月明之夜,远远地朝故乡看一眼,看一眼就好了,心里哽咽,这就是我以后要长眠的地方。


至于我,看不清这月亮,看不明这人心,看不懂这人世,还是让那些离乡多年的老人去喃喃诉说吧。他们心中的月亮,才是那半生漂泊的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