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站风景会更好

  下午,我擅自接了琳达的电话,但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喊了她好几句,她没应我,而手机铃声却固执地响了很久。因为怕错过什么重要电话,于是我替她接了,因此我才知道,有一家公司通知琳达去复试,听口气,被录取的可能性十有八九。

  本来,在最难就业年招聘会堪比春运拥挤的现今,刚毕业的琳达能有这样的机会,我该为她感到高兴才是。

  然而我查了那家公司后,热情却冷了不少。因为太远了,完全在城市的另一边,我查过交通路线,要换乘三趟车,也就是说,她如果去那里上班,肯定会搬走。

  老实说,我不希望她搬走,所以那通电话被我隐瞒了下来。

  琳达、苏茜和刘蓉是我的大学室友,我们四个的感情非常好,可以说是连体婴儿。天南地北的四个人凑在一起能这么投缘,真是莫大的幸运。所以临毕业时,我提议在外面租个房子继续住一块儿。

  依毕业生的工资,要想一个人负担房租肯定会有点吃力,既然最后都要选择合租,还不如和熟人_起。

  大四时,我们就一边实习一边打零工,那时候抱怨食堂的饭菜太难吃。租了房子之后,琳达每天大展厨艺,苏茜打工的地方离大菜场很近,她回来时顺便把菜买回来,我则负责打下手,刘蓉负责洗碗善后。

  这种默契的合作让我觉得很温暖,就像是一家人。我们四个女生晚上围成一圈八卦遇到的极品人或者事,抱怨工作难找,打零工太累,或者一起追剧,大笑或者大哭,每天都过得很开心。

  而如果琳达选择了那家公司,她搬走后,就意味着现在的快乐要结束了。

  晚上吃饭时,琳达说有公司通知她去上班,偏巧这家公司离住的地方很近,可是琳达还惦记着那家较远的公司:综合分析之后,还是觉得那家公司更有前途。但是为什么那边没有通知我去复试呢,明明第一轮他们对我的印象还不错。

  听到这,我有点不知所措。为了掩饰自己的慌乱,我极力游说琳达去这家近的:工作这么难找,你要是拖一拖,说不定明天就换别人了。

  看着琳达有点泄气但又认命地决定去附近的公司上班时,我虽然有罪恶感,但一想到这种快乐的生活可以一直持续下去,便觉得一切都值得。

  难道不是吗?人既然要快乐地活着,难得的友情就更要好好珍惜。

  然而我没有想到,那家公司觉得琳达很不错,认为她没去复试挺可惜,于是再次打电话来询问原因,这才知道她根本就没有接到通知。

  屋子里一共就四个人,简单的排除后就知道那事是我干的。为此,琳达跟我狠狠吵了一架,她质问我为什么要破坏她的前途。

  苏茜和刘蓉也指责我做得不对,她们说一份好工作是事业最初的跳板,尤其对我们这种在大都市漂泊的人来说更为重要,而我,居然因为私心差点毁了它。

  气氛很糟,我呆不下去,索性出门透气。

  在小区门口碰到搬家的大卡车,司机倒车时不留神,撞倒了我。搬家的主人是位50岁左右的阿姨,她担心我骨折什么的,非要拉着我去医院检查。

  等结果时聊天才得知,她儿子要移民去英国,从明天起,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让我奇怪的是,她没有表现得很悲伤、难过、不舍。

  她这种轻描淡写的态度让我诧异,她和儿子一家明明相处很快乐,可是居然那么轻易地就接受了分离这件事。

  可能因为琳达她们的指责还历历在目,我的情绪迅速崩溃,一股脑全宣泄出来:明明就那么开心,为什么不想办法持续得更久一点呢?要知道一旦分离,这种幸福感就会消失的啊!

  阿姨愣了半秒,大概没想到我会这么激动,她拍着我的肩膀,耐心地等我平静。

  在听完我的诉说之后,阿姨笑我傻,她说我想保持快乐的常态这本身并没有错,但是她又说:你一直保持在同一个状态,就体验不到其它乐趣。你又怎么知道,除了大学室友之外,不会有新的友好的朋友带给你快乐呢?也许,下一站风景会更好呢。

  她顿了顿,继续说:我并不是不伤感和儿子的分开,而是我知道,除了儿子,其他人也会带给我快乐。也许从明天开始.那会是另一段温暖幸福的日子呢。

  就在这时,检查结果出来了,我没什么事可以离开医院了。

  回去的路上我在想,以后我们会恋爱、成家、生子,难道我要因为舍不得就阻止她们不去结婚成家吗?

  打开门,她们仨坐在沙发上等我,一脸担心地看着我。我上前抱了抱她们每个人,对琳达说对不起。

  是啊,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最重要的不是最后要散席,而是在席间,我们是否能宾主同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