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页窗帘,遮住了阳光却没了风景

一页窗帘,遮住了阳光却没了风景

那是盛夏的一个下午,我坐班车去出差,车行到加油站正在加油,一部分人下车乘凉去了。当时太阳从南面的车窗中斜射进来,把本来就闷热无比的车厢烤得火炉一般。坐在第二排的一个女人急忙拉过车窗上的第一片窗帘,遮住了自己位置的阳光。等了一会儿,人们都陆续上车了,坐在第一排的胖女人看到太阳照在自己的位置上,吱啦一下拉过被第二排的女人拉到后面的窗帘,第二排的女人不甘示弱,又呼啦一下把窗帘拉到自己这边,就这样,你拉来我拉去的重复着,她们一边拉一边互相谩骂着,第二排的女人说:“这窗帘是我先拉过来的,你凭什么抢我的窗帘?”第一排的女人恶狠狠的说“这是第一个窗子上的窗帘,本来就是第一排的,你凭什么拉到后面?”她们谁都不肯让步,完全不听旁边人的劝说,把本来就闷热无比的车厢气氛弄得十分紧张。就这样,窗帘在她们之间来来回回的往返了十几趟,最后,还是坐在第一排的胖女人无论是语言上还是身体上都占了上分,窗帘像一个被打晕了的孩子般,低垂在她的那边。前面的女人像战胜了敌人的战士,惬意的头靠在座位上,闭目享受着窗帘带给自己的凉爽。坐在第二排的女人带着十分的怨恨的目光瞪着前面的女人,内心似乎正在做激烈的斗争,只消停了片刻,她便掏出手机,从侧面拍下了前面女人的照片,然后埋头在手机上拨弄了一会儿,好像打了一段什么文字,最后看样子是把前面女人的照片连同文字发到了微博上,把现实中的一页窗帘的“仇恨”发到了网络上。


我在想,此时此刻,坐在第一排的女人虽然抢夺窗帘取得了胜利,但她现在就真的很凉爽吗?那个发了微博的女人现在很舒服吗?为了一页窗帘尚且争得面红耳赤,在大的利益面前,还不兵戎相见?


记得我们小时候,都听过四岁孔融让梨的故事吧,一个四岁的孩子就能做到的事情,为什么在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甚至普及高中教育的社会环境下,这两位穿着打扮的光鲜靓丽的女士却做不到?难道她们的道德修养难还不及古时的一个小孩子么?这样的人,假若她们已经做了母亲,教育出来的下一代,将会变成什么模样?


为了舒缓这沉闷的氛围,我把目光投向了窗外,只见湛蓝的天空里,一个银色的飞机拉出一道笔直的、逐渐扩散的线,旁边是几朵悠闲的白云,绿树一弯弯簇拥在高低起伏的山梁上,道旁的树木忽闪而过,小鸟欢快的在树梢里飞来飞去,地埂上红的黄的紫色的花儿争奇斗艳的竞相开放着,它们在灿烂的阳光里尽情的舒展着肢体,仿佛争着要把最最美丽的一面呈现给这个世界。庄稼地里,一个头戴草帽的农民正在把收割机吐成一绺一绺的麦草收拢成一个个小麦垛,轻风把草帽的白带儿吹向一旁,像迎风飘展着的旗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