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风景不断,我相信后来

  最后的最后,始终都是分道扬镳,什么也没有,什么也带不走。

  我不喜欢说再见,我另可再也不见。我不信天长地久,即使一张结婚证。

  不要再说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在物质的社会,爱的,到底是人,还是这个人带来的利害关系?

  爱情?爱情若真的一直那么淳朴,那么,有没有人愿意去爱一个强奸犯?有没有人去爱一个从牢房里出来的女人?有没有人愿意全心全意爱一个风尘女子?

  面子,尊严,利益。不要口口声声怨天尤人这世上没了淳朴简单的爱情,因为这样的爱情,被冷漠,被防备,被算计,湮灭在了物质里。

  全心全意的爱了,奉献了,给予了?一天后,一个月后,一年后,三年,十年,真的爱了,又淡了,厌了,倦了,烦了。

  为什么那么多人都羡慕一对躺椅上花甲之年的老夫妻,因为不信,因为不信自己的晚年,与爱情。

  别说这世上没有值得你爱的人,也别说没了真正的爱情,在你游戏花丛,流连戏场的时候,爱情,被你湮灭,扼杀在了你一次又一次在不同人嘴上的kiss,戏虐,玩弄,不在意。

  或许,我始终相信是有纯白的爱恋,但那如同我相信每个人都会死一样相信这种爱情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我的身边。

  算什么呢?来了,走了,回首了,万念俱灭。爱了,伤了,痛了,放手了。不是不信,是没有真的值得信,不是游戏,是根本不懂得。不是无情,是清清楚楚的明白,什么叫做幼稚什么叫做现实什么叫做不可能。有些东西,不想错过,却抓不住了,注定的错过了。有些事情,离开了,一辈子都失去了回头的资格。

  给不了对方想要的爱情,需要的爱情,管不好自己哪课多情花心的心,明知道是伤害,那么,凭什么承诺,凭什么信誓旦旦?那什么证明你的话?凭什么信?

  别问我为什么不爱了,我凭什么一定要爱?

  这是一个怎样的时代,连幼儿园的小孩都可以爱来爱去,连小学的孩子都在交往来交往去,连初中就有人交换了身体,凭什么让我必须相信我明知道结果的不可信的纯粹的爱情?

  人群里,都在寻寻觅觅,都在擦肩而过,一张张熟悉陌生的面孔,几个笑是真的。句话是真的,几个人是好的。

  丑恶的心,远远比丑恶的外表肮脏的多。

  为什么,现在听着那些歌,写着这些字这些词,只是越发的觉得身冷,心冷,越发的有泪流的冲动。渐渐的,我习惯了望着窗外发呆,一个小时,五个小时,一天。没有云的天,没有花的城。房子,一望无际的房子,各式各样的房子。没有信的心,没有心的人。

  会走路的尸体,不腐烂的尸体。

  过去的故事一幕幕浮出水面,什么是真相,什么是欺骗,什么是利用,什么是虚伪,什么是人心。

  悲伤,是与生俱来的权利。利益,是用身心拼来的。笑什么,哭什么,自己造成的,恨什么?

  我想好好的,静静的,淡淡的,走我注定该走的路,遇我该遇的事,做我该做的选择,舍弃我该舍弃的人,物。不是我冷血,不是我绝情,是我清楚的知道,不是一个世界,不是一类人。终归,我接受了你给的分道扬镳,终归,我选择了一个人静守春暖花开。

  我不喜欢那种感觉,不喜欢有人贸然闯入我的生活,我的生命的感觉。我该冷漠的么?该防备的么?该单薄的么?我选的路,我自当清楚。

  只是不信爱情,只是不信承诺,只是不信白首不离,只是不信由一而终,只是有点信等待。

  曾经,心无碍,情如海。天真烂漫的小孩。如今,风不来,花不开。单薄微凉的青春。

  不要滥情,不要花心,不要多情,不要轻信,不要,许下达不到的承诺。不然廉价了话语,廉价了自己。

  我的眼睛很累,心也很累,思想很丰富多彩,现实很苍白。我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睡觉,看着窗外发呆。回忆着一幕幕往事一幕幕曾经,我笑了,笑自己的单纯,无知,笑我如今的狼狈,有过的疯狂。然后,我擦掉了记忆,忘掉曾经,笑的空洞苍白。是不是没有过去的人就可以干干净净?想必不可能吧?连尸体都不干净的时代,爱情在风中飘荡。

  擦掉记忆,只是做了决定,我决定,和那某段记忆里的人,事,彻底划清界限,从此,互不相扰,活在各自的世界。

  我要调整好心态,我要打理好心情,我要学会开心的笑,我要学会,什么叫做决定好就绝不犹豫,绝不心软,绝不会头,只要是对的。

  生命中,不断的有人走进,然后又不断的离开。最珍贵的,就是懂的静如止水的接受每个人的进入和离开,然后继续生活。

  坚硬的语气,僵硬的身体,冰冻的心,苍白的面孔,陌生,熟悉。我会对着镜子发呆,我会胡思乱想,我多愁善感,我庸人自扰,我无病自痛,七情六欲,我多想全部抛弃。

  有没有这样一份爱,比爱情饱满,比友情简单,比亲情圆滑,不分性别,不分年龄,没有金钱物质利益,不会抛弃放弃遗弃。即使不用见面。

  总是一夜无梦,头发越来越长,脸色越来越白,心越来越冷,情越来越淡,做事情,越来越狠,越来越果断。我讨厌女人的那份优柔寡断,我讨厌男人的那份大男子主义。我讨厌这样多变的自己。走过的路不长,遇到的事不多,见过的人不少,说过的话,真真假假。样子再变,身体在变,人在变,心在变。

  庆幸的是,我没有爱的人,没有恨,没有许过承诺。做了改变,做了抉择。坐等城门开,春风来,冷冷淡淡看日出日落,平平静静守星辰更替。唱喜欢的歌,做想做的事,看喜欢的词,写喜欢的的字。我要的不多,一杯茶,一阵风,一缕光,一个人。我习惯了静,习惯了淡,习惯了见人看心,习惯了守一座城紧闭城门。我把多情夹死在门缝里,学会一句一句拒绝的话语。

  也懂得,对得起自己。

  多年前稚嫩的自己,多年后如今的自己,彻彻底底的变了。七年便足以让一个人全身的所有细胞重新生长一遍,十五年,足以让一个人的心翻天覆地的变好几次。那么,多少年,来认识一个陌生的自己。

  最后的最后,我告别了曾经,我不信了爱情,我沉默了言语,我薄凉了心。与曾经分道扬镳。那些旧人旧事,该断了就断了吧。心情日志

  不吵不闹不哭,不动心不动情不动声。

  一路风景不断,我相信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