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山一水一风景 一诗一画一境界原文赏析阅读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苏轼曾如此评价诗佛王维的诗与画。


从唐宋时代开始,就不乏既写得一手好诗,又画得一手好画的文人。在诗词和绘画之间,他寄托自己的志向,描绘自己的理想,也诉说自己的衷肠。


要成一首诗、一幅画,人品、问、才情和思乡,缺一不可。正是因为有了这些,诗与画才有了骨架和灵魂,自成高格。


今天,木下就为大家带来10幅画和10首诗词,让一起在风景中品境界。






山居秋暝


唐·王维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罕无人烟的群山刚刚沐浴了一场新雨,空气清新、微凉似秋。夜晚,皎皎的明月从松树的缝隙中洒下一片清光,清澈的泉水在石头上淙淙流过。竹林里有传来一阵喧闹声,才知道洗衣服的姑娘嬉笑着归来了;池里有莲花摩擦的声音,想必是渔船在里面荡漾着。


这样的景色是那般纯粹、高洁,王维心中的世外桃源,令人神往。




生查子·独游雨岩


宋·辛弃疾


溪边照影行,天在清溪底。


天上有行云,人在行云里。


高歌谁和余,空谷清音起。


非鬼亦非仙,一曲桃花水。


一个人走在溪流旁,溪水里倒映着的人影和那广袤的天空,就像是踩在云端,行走在天空上。放声高歌,谁来应和?只有桃花边的水流声哗哗作响。


就算踽踽独行,也不与别人同流合污,这就是辛弃疾的气节所在。




望岳


唐·杜甫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泰山到底如何高大巍峨?——走出了齐鲁大地,还能看到青青的峰顶。造化神奇,汇集了千种风景;一山南北,分隔了清晨和黄昏。


如果登上了山顶会是什么感觉?——层层白云洗荡胸中沟壑,本来需要抬头才能见到的飞鸟就在眼前,俯瞰大地,众生皆渺小。


此情此景,何人不是豪情满怀?




行路难·其一


唐·李白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心里郁结的时候,你是不是干什么都觉得不顺利,吃不香睡不着,内心迷茫又无措呢?


李白告诉:行路虽然,路上歧路虽多,但一定要坚信自己终有一天可以长风破浪,高挂云帆,在沧海中勇往直前。


或者说,现在的磨难,都是为了让你拥有这样的勇气与自信。




雪梅·其二


宋·卢梅坡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


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


说到冬天,就不得不提到雪和梅花。在所有冬景诗里,有雪有梅,才真的算是没有缺憾。正如卢梅坡所说:


光有梅花没有雪,就总是让人感觉少了点精神;有了雪没有诗就让人觉得少了一份高雅。


于是在日暮时分写诗,正好天下着雪,梅花也凌寒绽放着,这样的景色,犹如春天。




渔父


五代·李煜


浪花有意千里雪,桃花无言一队春。


一壶酒,一竿纶,


快活如侬有几人。


一棹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


花满渚,酒满瓯,


万顷波中得自由。


在诗词里,最自由、最快活的人要数渔父了。


一壶酒,兴来便饮;一只桨,划起水波荡漾和春风粼粼;一叶扁舟,顺流而下,风景独好。


这样自由自在的人,世上又有几个呢?




答人


唐·太上隐者


偶来松树下,高枕石头眠。


山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


你可曾幻想过真正的隐者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这首诗回答了。


偶尔来到松树下,枕着石头入眠。深山与世隔绝,不知今日是何日,也不知今昔是何年,任凭外面天翻地覆,还是一直伴着清风和明月,过着无拘无束的生活。


空间上独来独往,时间上也独来独往,这就是真正的隐士。




牧童诗


宋·黄庭坚


骑牛远远过前村,短笛横吹隔陇闻。


多少长安名利客,机关用尽不如君。


在乡野,牧童骑着牛缓缓地从前村经过,轻风隔着田垄送来轻快而悠扬的笛子声。在长安多少追名逐利的政客,机关算尽,也不如他清闲自在。


人生在世,什么最重要?是钱财?是权利?还是自由?


好好问问自己,然后别为了自己选择的路而悔恨。




泊船瓜洲


宋·王安石


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


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还?


站在长江北岸眺望另一头,原来京口和瓜州这么近。是啊,故乡的钟山离瓜州,也不过数重山峦。


一年又一年,春风又吹来,江南生机勃勃,绿意盎然。可是,明月什么时候才能照亮回家的路呢?


满眼的春色留不,心飞向了山峦后面的故乡。思乡心切,溢于言表。




山行


唐·杜牧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弯弯曲曲的小径通向山顶,拨开层层云雾才发现,山的深处有人家居。被这秋霜层染,艳比二月春花的枫叶吸引,于是停下车来欣赏。


世间凉薄,但总有烟火气儿能温暖一方天地。


世情如纸,靡靡弱弱的春花红怎么可以同历经严酷的考验的枫叶红相提并论呢?


山水成画,吟咏成境。在一山一水的风景里,有感慨,有触动,也有向往。


这画中之诗和诗中之画,藏在灵魂最深处的底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