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经典影评有感

  《风景》是一部由张律执导,纪录片主演的一部韩国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影评,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风景》影评(一):再回首 恍然如梦

  他们多半来自亚洲国家,也有些来自非洲。 他们梦里多半是亲朋欢聚,也有些是迷失和恐慌。 他们工作多半机械重复,也有些偶尔需要点创造力与想象力。 他们基本都生活在繁华背面,和繁华中人,头顶同一片天空。 他们是成就风景的一分子,理所应当成为风景的一部分。 空镜头下,随风起舞的布料、纤尘不染的蔬菜大棚、整齐堆放的木材、寂静的厨房……尽皆是美。 跟赴韩劳工的辛勤、局促、压力,形成奇异的互文。 再回首,恍然如梦。 P.S. 即使这是第一次看张律作品,我也会爱上他。

  《风景》影评(二):我看《风景》

  今天看了张律导演的纪录片《风景》。

  从中国移民到韩国之后,张律开始关注韩国的外籍劳工社群。在这部纪录片里,他陆续请外籍劳工讲述梦境。所有的讲述过程,都在他们各自的工作环境里。这些人,从木匠到屠夫,从菜农到普通文员,全部在韩国做最底层的工作。

  张律的拍摄手法极为温柔。坚硬的工厂、杂乱的街头,每一处原本严苛的工作环境,都被他捕捉到了美感、从容。“老外”们的梦多半是不美好的;或者说,至少与不美好有关。因此,就是梦,让这么多人背井离乡,来此地出售劳动与时间。人人希冀着美好,在忙碌的身影背后,在麻木的表情背后。

  这部纪录片,可称之为“韩国梦”。

  《风景》影评(三):风景

  我貌似成了国内第一次公开放映的观众之一,只能说我爱大北京。 看完了的第一感受是没出来,片子没出来又或许是我没看懂吧,导演的意思大概出来了,无论是家人还是信仰或是生存这些动力促使一个个打工者来到异乡,这些异乡人的希冀哪怕在荒漠上也能开出花朵,但一是乱,二是拍摄人物破题了,三是关于韩国社会现状的镜头与拍摄人物之间的联系不显得紧密却又不够疏离,以至于显得不上不下而尴尬。 我很喜欢《风景》的形式,这种与常规纪录片电影不太相同的形式,大多纪录片以人物或故事或时间为轴,而《风景》却从中抽离出一个概念化的东西‘梦’,梦是人心灵的折射物,它既反应现实又极其梦幻,但梦也是一个极其私人的东西,拍摄者在与你不熟悉前这个局面是由被拍摄者来掌控的,什么意思呢,就是他可以选择表现他想表现的他,而拍摄者不了解,就只能拍那个拍摄者表现出的他,镜头表现力再强作用也不大,显得入题很浅,虽然已经有大量的空镜和客观记录的镜头去让观众思考,是的,自行思考,这也是《风景》的优点之一,导演不再过多引导,但我思考过的结果反而变得混乱,思绪过多,更显得前言不搭后语的。

  片子里有挺多反应韩国社会现状的镜头,但挺多拍摄者好像与韩国社会链接并不多,但这些镜头所展现的距离感又并没有出来,那大量的展现社会的镜头作用何在,你可以展现疏离也可以表达异地的尴尬,但都没出来。

  这仅仅是我个人意见,我还是很期待明天导演的《春梦》的放映的。

  最后我想说最后的长镜头在大屏上看真的非常晕,那个喘气的同志可把你能坏了。

  《风景》影评(四):一则关于《风景》的过度解读

  2022年,中国朝鲜族导演张律在韩国创作了纪录片《风景》。

  这是一部独特的纪录片。此话有两层意思:一方面,它是张律到现在为止拍摄的唯一一部纪录片,在其作品序列中堪称独一无二;另一方面,它没有采取惯常的纪录片手法,即事无巨细地“记录”韩国边缘群体的生存状况,完整反映他们的工作“过程”,让他们的处境与社会发生关联,而是从他们的生活和梦境当中截取了一些极其琐碎的片段,近乎抽象地完成了对他们的“呈现”。

  张律并不想询问任何原因,无论是历史的、政治的、社会的、经济的,他只在乎现象——这与他在韩国期间拍摄的剧情片可谓一脉相承——不过,一切“为什么”的问题,却又都已经被画面本身而非背后的意义所解答了。《风景》的形式和内容高度关联、统一,以至于给人一种感觉:它好像就在世界某地的某一块银幕上兀自逐帧播放着,只期待一双安静捕捉这些风景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