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注定是我今生倾心驻足的风景,一世不舍的眷恋

你,注定是我今生倾心驻足的风景,一世不舍的眷恋

你,注定是我今生倾心驻足的风景,一世不舍的眷恋。为了你,我愿划破手指,滴血成圈,圈住你的款款深情,纵然玫瑰零落成泥碾作尘,我也甘愿守候着这一世的心疼。爱一曲,唱尽心泪,血写情愁恨,彼岸花开无归期,读着自己的故事,一份爱情,一段情殇,让此生为之感动,让此刻为之落泪,让多少无悔墨笔为之抒写不老的怨曲。涅盘阙词,允我于冰冻三尺之下,任相思静水流深,夜又更深时,幽问帘外风,何人剪影,慰我薄凉?


夜雨似演绎着凄伤的古调,织成一曲无字的挽歌。眼角滑过的泪书写了怎样的哀伤,于泛黄的纸页,沉寂绽放着惆怅,孤独麻醉了愁绪。那些盘旋着的记忆,残缺了此生的眷恋,纵是一生繁华也抵不过你转身前的红颜一笑。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亲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