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身影,就像是车窗后视镜里的风景

  我们只是在做梦,并且从未经过。

  那年冬天,你就像这样骑着自行车,满载着我对你的爱,从此离开了我的生命。

  空空的左手边,冰冷迅速麻痹了指尖。

  看着你扬长而去,长长地围巾松垮垮得缠绕住你的脖子。

  你的身影,就像是车窗后视镜里的风景。

  车子不断向前,你却越变越小,最后消失在地平线里。

  我笑了,只是眼泪不停地狂飙。

  我慢慢的转身,朝着你的反方向走去。

  脚印一步一步,只是痕迹深深浅浅层次不齐。

  不知道是不是哭了很久,只是等眼泪干了,留下两条清晰的泪痕。

  咸咸的像要快蒸发出盐来,随后跌跌撞撞地又好像走了有些时候。

  要知道,其实世界很大。只是此时此刻,我却不知道该往哪走。

  摸了摸干瘪的口袋,并且我也无处可走。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好像从来没有那么吃力的呼吸过。

  封闭已久后,第一口新鲜的空气,它是冷的。

  如此痛彻心扉地感染力,让身体里的骨头‘咯吱咯吱’隐隐作响。

  抬头看看天,明明是个大晴天,市中心的天空却一片云都没有。

  原来万里无云也不能代表就是个好天。

  总是记得,打开外婆家的窗就能见到大多大多不同形状,连在一块的云。

  它们飘得很慢,笃笃定定的,很是美丽。

  于是第一次感觉到,美丽的东西是可以停留的。

  我去到的最后一个地方,是教堂。

  那是个美丽肃静的地方,那是个和现代分光格格不入的地方。

  那里的圣歌很动人委婉,但是做礼拜的人却很少。

  那里一切的一切,把那个小小脏脏的我,从内到外,来回的冲刷。

  我们只是在做梦,在这个人潮汹涌的世界里,接受到了彼此的讯号。

  只是我们从未经过,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